当前位置: 周恩来基金 > 走近周恩来 > 关注文艺 >

周总理支持文艺——普通一兵剧作家

Cheap christian louboutin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discount. Buy replica watches, omega, tag heuer and so on. welcome to buy rolex replica, cheap cheap wedding dresses and cheap wedding dresses cheap wedding dresses.

时间:2010-05-30 14:41来源:未知 作者:傅占武 点击:
今年是父亲诞辰90周年,又适逢中国话剧百年纪念,同时又是建军80周年。父亲抗战初期投身革命后,一直从事我军的戏剧工作,可以算是我国话剧界一位上台能演,下台能编剧人了。借

 
       今年是父亲诞辰90周年,又适逢中国话剧百年纪念,同时又是建军80周年。父亲抗战初期投身革命后,一直从事我军的戏剧工作,可以算是我国话剧界一位“上台能演,下台能编”剧人了。借此机会写篇短文怀念父亲。

                         

 

 
我的父亲——傅铎、我军着名剧作家,曾在总政话剧团担任了三十年团长,离休前是八一电影制片厂政委,也算是我军的高级军官了。可是,在我们几个孩子的眼里,他真没有军官样。小时候,看到别的军官叔叔们正儿八经,威风凛凛的,可是我父亲呢?虽然也穿着军装,挂着星星杠杠最多的军衔,却总透着诙谐、幽默,随和、忠厚。一同工作的同志称他“老傅头”;院里孩子们总围着他听他讲笑话。在家里他从不摆家长尊严,与我们平等相处。我和姐姐曾开玩笑地说,傅铎同志,你怎么不像位军官呢?
父亲对我们说他“不像军官”并不反感。他说,我这个人天生就不是当官的性格,搞文艺工作靠的是以理服人,以情感人,总拿个架子,靠行政压人,可就啥也做不成了。正是因为他当官没架子,善于接近群众深入基层,捕捉生活中的真情实感,使他的戏剧创作朴素隽永,乡土气息浓厚,富有幽默感。也就能受到上至中央领导下至平民百姓的喜爱。当然他也有紧张不知所措的时候,他曾多次与我谈起第一次见周总理的时刻。
父亲抗战初期参加革命从事文艺工作并搞戏剧创作,写过不少有名的剧本。1950年,他以抗日战争时期冀中军民粉碎日本侵略军“五一大扫荡”的斗争生活为背景,创作了话剧《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这是父亲的代表作之一。1953年,父亲任总政话剧团团长时,该团又复排这出话剧。
这年3月的一天,接到通知,说周总理和彭老总要来观看《冲破黎明前的黑暗》。虽然这出话剧已经演过很多场,演员已有了轻车熟路的感觉,但一听说总理和彭老总来看演出,全团的同志,当然包括我父亲,都还是紧张了一番,互相提醒着,演出一定不能出差错。
剧场休息时,周总理提出,想和剧作者见见面。工作人员找到我父亲,拉他去贵宾休息室见总理。父亲当时的感觉,简直就是不知所措:总理百忙之中来看演出让我们已经很荣幸,首长还要接见剧作者本人?这可如何是好?是不是他看出什么问题了?此前,父亲从没有与总理有过近距离的接触,这回,该对首长说啥呢?
父亲匆匆整整装,快步走进休息室,刚一进门,还没来得及敬礼,就见总理拍着沙发,让父亲坐在他身边,那口气,好像和父亲很熟悉。左边是彭老总,右边是总理,父亲拘束地坐在当中,不知是高兴、是激动、还是紧张,那个心呀,砰砰嗵嗵地跳着,响着。刚才在后台还和演员们有说有笑的父亲,这时手脚都不知该如何摆放了。
总理和蔼地问父亲:“傅铎同志,你是那里人呀?”
父亲的原籍是河北蠡县,抗战后期划归博野县。他当时一慌,竞支支吾吾地说:“可能,可能是蠡县吧。”总理说,别紧张嘛,一紧张就连自己老家在哪也不知道了。大家一阵笑,父亲的紧张情绪才稍稍平缓了些。
总理对父亲说:“这个戏很好,很感动人,军队离开人民就失去力量,人民离开军队就失去靠山,军民亲密团结,就是打不破的铜墙铁壁,感谢你为人民写了一个很有教育意义的好戏。”听着总理的谈话,父亲还是紧张,连连称是,竟连句谦虚的话也没说出来。
总理又问:“你还写过什么剧本?”父亲说:“写过歌剧《王秀鸾》,话剧《逃出阎王殿》等。”总理风趣地接着说:《王秀鸾》,那可是解放区的名剧呀!
话题刚扯开,剧场铃声响了。总理、彭老总起身与我父亲握手道别,又去看戏。等总理和彭老总离开休息室,父亲才慢慢从紧张的情绪中恢复过来。父亲和总理、彭老总见面,也就是十分钟的时间吧,可就在这短短的十分钟里,父亲居然出了一身大汗,衬衣全都湿透了。
上世纪60年代初,由父亲执笔,总政话剧团集体创作了多幕话剧《幸福桥》,讲了一个街道居民组织起来兴办家属工厂的故事。这出戏公演后,社会反响很好,场场满座。于是,父亲他们便给总理办公室打电话,邀请周总理有瑕来审查演出,总理马上就答应了。
                       
演出那天晚上,偏巧总理有一个外事活动。开演前,总理办公室的电话打到剧场说:总理嘱托戏按时开演,不要因等他而推迟,外事活动结束后即来剧场看戏。第一场结束的时候,总理赶到了。他悄悄地走进剧场,没有打扰任何人。全剧演完观众退场后,又专为总理和邓大姐重演了第一场。
演出结束,周总理上台接见演员。合影留念前,总理说:“《幸福桥》写的是妇女兴办家属工厂的戏,妇女大有作为,今天照相,女同志都在前面坐着,男同志都在后面站着。”遵照总理的指示,邓大姐和全体女演员前排就坐,周总理、齐燕铭等领导同志、我父亲及全体男演员站立在后面。
父亲给我讲这段故事时,我曾问父亲:“这回见总理,你紧张吗?”父亲说,“好多了,自总理看《冲》剧后,又多次看过总政话剧团的演出。我们几乎快成熟人了。”
1962年的一天,周总理再次如约到人民剧场看我父亲创作的话剧《首战平型关》。离开演还有一段时间呢。突然前门有人通报,说总理和邓大姐提前到了。父亲一听,心想,这可坏了,是谁把演出时间通知错了?父亲心里一下子紧张起
来。见到总理后就向总理表示歉意,没想到在一旁的邓大姐却说:“道什么歉呀,总理忙得要命,没时间休息,今天来早了,正好在这休息休息。” 可是总理却没有要休息的意思,一走进休息室,就与父亲等团里的领导、演员聊了起来。先问剧本是谁写的 ?戏是谁导的?父亲向总理一一做了介绍。邓大姐望着父亲说:“挺面熟的。”总理说“我们已经看过他写的好几个戏了嘛。”总理接着又说:“平型关是八路军挺进敌后打的第一个大胜仗。这一仗打出了八路军的威名,首战平型关,威名天下扬┄┄”
这次和总理见面,摄影记者拍下了总理和父亲及团里其他领导一起交谈的镜头。父亲抄着手,指间夹着香烟,样子看上去很是放松从容。不过,即便是这张有珍贵纪念意义的照片,有时也成了我和父亲开玩笑的依据:傅铎同志,你看,穿上军装也没个军官的样子……说到这,父亲不言,只是幸福地笑着……
 
正因为父亲不象军官,特别是到基层参加活动就更显得游刃有余,这为他的生活素材积累,提供了丰富的保证。这一点不假。我在连队当兵时,就遇上过一回。
1975年,我在天津66军坦克团当战士。4月间,父亲到天津去观摩某剧团的演出后,他顺便到部队去看我。警备区要派车送他去坦克团,父亲说,我去看儿子,是私事,还是自己去放松些。他也没和我打招呼,便自行前往了。
那天上午,我所在的连队正在组织政治学习。在宿舍里,我们看见一个战士赶着一辆马车从我们窗前驶过,隐约中,还看见车上有一位老军人手扶着车帮,半蹲在车上。看到这风景,班上战友们便玩笑说,哈,看呀,咱坦克团有马车来访了。
远远地,我们看见马车直接停在团部办公楼的大门前。不一会儿,团值班员陪着一位老军人进了我们班的宿舍。这时,我才明白,原来半蹲在马车上的那个老兵,是我父亲。一问原委才知道,父亲到东局子后,一看,哎呀这么大的营区,阳春四月,天气已经转暖,五十八九的人了,走了一段之后,感觉又热又累,正好有一辆马车路过,便向赶马车的战士打听坦克团的位置。赶马车的小战士很敏感,看这个穿着高级布料军装的老头“军姿不严”,便机智地说,老同志,您上车吧,我送您过去。父亲则凭他作家观察生活的本能,感觉到小战士对他有所防备,索性答应了小战士的要求。
父亲半蹲在马车上,用朴实的乡音和小战士唠起了家常。他对小战士“招供”说:这回呀,我是从北京到天津开会,顺便也干点“私事”——去坦克团看儿子,本想问问路,却让你“活捉”了。小战士听了父亲玩笑式的叙述,不好意思地笑着说:“我是592团某连的驭手,到师部出公差正回营房,看到您穿着一身颜色、质料都不同于我们的军装(父亲穿的一种特质的卡斜纹军装。当时只在少部分军人中试穿过),又没有乘坐小车,走路慢慢腾腾,没有“首长”派头,还直打听军直属坦克团的所在地,我还真以为您是……想着自己快要“立功”了呢。”
“首长”莅临,我们全班起立向父亲敬礼。父亲则忙着摆手,招呼大家快坐下,自己也很随意地坐在了我的床边。他对班长说:“大家都挺忙,我就不打扰你们学习了,看到孩子没缺胳膊少腿的就行了。”一句话逗得全班都笑了起来。
班长说,现在正是课间休息,请首长做指示。父亲说,指示不敢当,聊天可以。于是便和我们聊了起来,父亲挨个询问全班每个人的家乡在那里,并时不时地学着战士们家乡方言,用安徽、四川、山西、山东、河北口音和他们拉家常,看到有的战士自己卷“炮筒”,便从军装口袋里掏出卷烟散给大家抽。
这时,我们班一位战士下岗回来,进门刚说了一句话,父亲就听出他是河北乐亭地区的人,于是就学着冀东地区的乡音开玩笑说,乐亭人——俗称老忐,又逗得全班大笑了起来。
我们班宿舍里传出的笑声传到了别的班的宿舍,许多战友也聚过来,和这位坐马车来的“首长”聊天,大伙向父亲介绍了连队里军事训练,政治学习、伙食标准、娱乐活动等等许多“新情况”。有的战友听说这位“老头”是我父亲,就对我说,你父亲,够哏(天津话幽默的意思)的。
到吃午饭的时间了。连长、指导员指示炊事班专门做小灶招待父亲,父亲忙说:我到部队来看儿子,就是来队家属,在连队食堂吃大锅饭就行,专门为我开小灶,可是拿我当外人了。
连长、指导员刚要解释,父亲又说,听说坦克兵的装甲灶挺不错的,我还没吃过呢。连首长对父亲这既幽默又有道理的说法无奈,便陪父亲来到饭堂前,看着列队整齐的战士唱了一支歌后,一同进饭堂与全连同志一同吃了一顿装甲灶。
父亲完成了看孩子的“私事”,准备离开时,我的一位战友听说后,立即找到了团首长,要团首长派车送我父亲离开营区。说话间,团首长无意中问了一句:小傅的父亲行政多少级呀?战友说:反正比咱们军长、政委的级别高。团首长感叹地道:这样的老同志,居然坐马车来,真是个普通一兵!
 
父亲离休后去世前,我常与他闲聊,曾问他,你这一辈子有过艰难,有过辉煌,有过成就,有过挫折,你感觉是啥呢?他说:我是部队培养起来的一名文艺战士,就要坚持为兵服务,无论是做领导还在当作家,都要保持普通一兵的本色。
 

 
傅铎,着名剧作家,我军文化工作的优秀领导者,河北省博野县人。1938年参加革命,1939年加入了中国共产党。先后任冀中军区火线剧社副社长、社长,总政文工团副团长兼话剧团团长,八一电影制片厂政治委员等职务。1986年离职休养。一生创作了四十多个剧目。其中歌剧《王秀鸾》在中国现代文学史上享有解放区四大名剧之一美称,话剧《冲破黎明前的黑暗》,在全国首届话剧汇演中获多项奖励,并被八一电影制片厂拍摄成为该厂的第一部故事片。
傅铎同志曾以文艺工作者的身份参加了全国政协第一届三次会议,并出席了第一、二、三、四次全国文学艺术工作者代表大会,他是全国文联委员,中国戏剧家协会理事;中国作家协会、中国电影家协会会员。1955年他被授予上校军衔,荣获三级独立自由勋章和二级解放勋章,1964年晋升大校军衔,1988年7月授予独立功勋荣誉章。1994年获政府特殊津贴。
 
 
(责任编辑:周恩来基金)
顶一下
(2)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