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周恩来基金 > 周恩来足迹 >

周恩来多次称“若无何人”他和邓小平等早就不

Cheap christian louboutin discount christian louboutin discount. Buy replica watches, omega, tag heuer and so on. welcome to buy rolex replica, cheap cheap wedding dresses and cheap wedding dresses cheap wedding dresses.

时间:2015-08-14 21:35来源:未知 作者:周恩来基金 点击:
本文摘自:《辽沈晚报》2009年4月15日第8版,作者:佚名,原题:《改写中共历史的龙潭三杰》 在上世纪20年代末期,钱壮飞、李克农、胡底作为中共中央特科卓越的情报员,打进蒋介
 

本文摘自:《辽沈晚报》2009年4月15日第8版,作者:佚名,原题:《改写中共历史的“龙潭三杰”》

在上世纪20年代末期,钱壮飞、李克农、胡底作为中共中央特科卓越的情报员,打进蒋介石的最高特务机构——国民党中央党部党务调查科。他们冒着生命危险,深入龙潭虎穴,传递出大量敌人的机密情报。周恩来后来曾多次回忆说:“如果没有‘龙潭三杰’,我们早就不存在了……”

李克农钱壮飞

1931年4月,中共中央特科重要负责人被捕,如果他把机密和盘托出,几天后的大上海将是一片腥风血雨……

中共地下组织“天字号”人物被捕,他不仅供出地下联络站的地址,而且要把中共中央一网打尽。

1931年4月24日,汉口新市场游艺厅,舞台上魔术大师化广奇,正在表演拿手戏法,台下掌声让他颇为得意,然而他并没注意,就在一个昏暗角落里,还有一双特殊的眼睛。当晚,化广奇被当场逮捕,迅速押解到国民党武汉绥靖公署行营。身为侦缉处处长的蔡孟坚大喜过望,因为他已得知,这个魔术师的真实身份是中央特科的“天字号”人物黎明,当然黎明是他的化名,他的真名叫顾顺章。

蔡孟坚很清楚,这个其貌不扬的魔术师掌握着中央一切核心机密,熟知所有领导人的化名及秘密住址。让他没想到的是,眼前的顾顺章很快供出了中共在武汉的地下联络站,并且要面见蒋介石,把共产党的全部秘密说出来。

4月25日晚,顾顺章被秘密送上一艘货轮连夜押送南京。与此同时,蔡孟坚连续向南京国民党中央调查科发了五封绝密电报。几小时后,一个机要员把一份标有“绝密”字样的卷宗送到机要秘书钱壮飞手中。

钱壮飞翻开卷宗,里面是一封绝密电报,发电地址是武汉行营,标明徐恩曾亲译。而此刻的徐恩曾正在上海度周末,接下来的一小时内,机要员一共送来五份绝密电报,全部来自武汉,全都标明“徐恩曾亲译”。按惯例,钱壮飞必须把这些密电呈交徐恩曾亲自批示,但这位机要秘书却没这么做。这五封密电究竟藏着什么秘密?钱壮飞掏出密码本,开始逐一破译。

电报一:共匪政治局委员,负责中共中央特科工作的黎明,业已于昨日下午在汉口汉江关码头被捕。电报二:“黎明已归顺中央,说有消灭共匪中央的重大计划,欲面陈蒋总司令。”电报三:“何长官电请陈部长,速报蒋总司令,调军舰一艘即赴汉口,以便押解黎明赴宁。”电报四:“虑事关十万火急,汉口方面已征招商局客货轮一艘。即刻解押黎明赴南京。”电报五:“调查科驻武汉特派员蔡孟坚将于明日飞抵南京,向钧座秉报。”

此刻,上海中共中央的命运就掌握在他一个人的手中!如果顾顺章把这一切和盘托出,几天后的大上海将是一片腥风血雨。更可怕的是,党中央对即将到来的灭顶之灾还一无所知。

押运顾顺章的货轮几小时前已经起航,最迟4月27日上午到达南京,加上半天的紧急部署,4月28日就有可能进行大搜捕,现在已接近4月25日子夜,情报必须最迟在26日傍晚前送交上海李克农,否则即使得到消息也根本没时间转移。

钱壮飞意识到,自己离开南京,就意味着身份的彻底暴露。这一切会不会都是对手的试探呢?自己的身份顾顺章是知道的,但为什么电报上却只字未提?在事情没弄清楚之前,还不能轻举妄动。钱壮飞先派女婿刘杞夫连夜赶往上海通知李克农。

送走刘杞夫,钱壮飞再次回到“正元实业社”,这时机要员再次送来一封加急密电,钱壮飞立刻进行翻译。电报六:切勿让钧座以外人知道,否则将中国共产党上海地下机关一网打尽的计划会落空。

钱壮飞意识到自己必须离开南京了,电报中所说的徐恩曾以外的人,不是自己又是指谁呢?钱壮飞迅速把六封密电恢复原状,放在徐恩曾办公桌上。随后,他快步赶往隔壁中央饭店四楼的“长江通讯社”,他必须通知安插在这里的工作人员转移。时间太早,通讯社空无一人。钱壮飞用小刀把办公桌上的地图划出一个“十”字,暗示切断一切联系迅速撤离。

26日(星期天)清晨,钱壮飞赶到火车站,跳上了南京开往上海的列车,而与此同时,先行出发到达上海的刘杞夫,因为星期天不是接头的日子,他跑了好几个地方最后才在一家小旅馆内找到了李克农。李克农一看电报立刻感到事态严峻,必须马上报告中央。但偏巧这天不是他与陈赓接头的日子,不但找不到陈,连地下交通员欧阳新也联系不上。他冷静下来,安顿刘杞夫快回南京,保护钱壮飞的安全,并从身上掏出钱来,给刘以防万一,告诉他此去可能凶多吉少,要做好思想准备。同时苦思良策,决定突破规定的联络程序,先找到江苏省委机关再共同寻找陈赓。所幸于4月27日早晨在汽车出租公司把陈赓找到。一听报告,陈赓也很着急,立即报告周恩来。周恩来当机立断,采取紧急措施,迅速安排陈云、聂荣臻、陈赓、李克农、李强等人尽快转移,凡属与顾顺章有联系的关系全部切断。

徐恩曾知道消息已走漏,他以最快速度召集大批军警特务赶往上海,一场大搜捕即将开始。

4月27日夜,上海。时间异常紧迫,第二天也许就会全城搜捕,在短短数小时内,必须把整个中共上海地下组织全部转移,必须抢在徐恩曾之前。就在这时,身在天津的胡底也收到了李克农发来的电报,电文:胡底,克潮病笃。这是三人约定的暗号,克即李克农,潮即钱潮,是钱壮飞的化名,病笃即病重,意为情况危急。胡底明白,接信迅速离开天津。

4月28日清晨,一场大搜捕开始了,大批军警和特务冲进了上海中共几十处秘密机关,但结果却大失所望。

这个惊险瞬间最终成为了历史,我们不妨回顾一下当时幸免于难的中共要人的名字:周恩来、瞿秋白、王明、博古、邓颖超、邓小平、陈云、陈赓、聂荣臻……从此之后,党中央从上海转移到江西苏区,周恩来后来曾多次回忆说:如果没有“龙潭三杰”,我们早就不存在了。

 

(责任编辑:周恩来基金)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